您的位置 首页 时政

新农人有多“野”:海归硕士放弃绿卡回乡卖枣,国企员工辞职打理百亩石榴园

“今年光照充足,石榴大丰收。”95后小伙、缘来多旗舰店店主罗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,造就了会理石榴果大皮薄、甜美多汁的风味。

“今年光照充足,石榴大丰收。”95后小伙、缘来多旗舰店店主罗浩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,造就了会理石榴果大皮薄、甜美多汁的风味。

6年前,罗浩从国企辞职,回家接管了6000棵石榴树,成为一个新农人。与罗浩一样,2017年新疆姑娘赵闫也从外面回到家乡。她放弃澳洲绿卡和都市精英生活,转身投入到种枣、卖枣的新农人行列。

新农人有多“野”:海归硕士放弃绿卡回乡卖枣,国企员工辞职打理百亩石榴园

(回家创业的赵闫。摄影:穆功)

放眼全国,会理石榴、阿拉尔红枣,甚至一瓣大蒜、一颗冬笋、一朵菌子、一枚西红柿,越来越多的农产品牵手电商平台,出山进城。

数据显示,仅拼多多一家平台,2020年便实现农产品上行2700亿元,规模同比翻倍,占平台总交易额的16.2%,在所有电商行业中占比最高。就罗浩和赵闫的例子来说,他们在拼多多的销售额都分别做到600多万元及3000多万元。

中国农业大学智慧电商研究院院长、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郭沛表示,目前我国进入向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关键期,未来5年内,电商助农仍将是我国许多地区的重要扶持领域,将继续快速发展并对促进乡村振兴发挥重要作用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构建自我造血的新农人体系,成为乡村振兴的关键。目前,拼多多已直接带动全国超过10万新农人返乡就业,未来5年还将继续再培养10万新农人。

95后新农人为石榴“代言”

会理在四川最南端,与云南隔江相望,是古丝绸之路和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,素有“川滇锁钥”之称。

据介绍,八十年代的会理和大凉山其他贫困县一样,也是一穷二白,水土流失严重,很多地方都是荒山荒坡,被称为“人与狼争水的地方”。

依靠农民自建水窑20万口,恢复植被、治理水土,才使曾经的荒山变青山。十多年前,突尼斯软籽石榴成功在会理嫁接和推广,成为人们脱贫致富的“幸福果”。

“每年8月20日左右,石榴开始新一季采摘,我也迎来一年中最忙碌的时候。”罗浩说,采摘期间,每天早晨八点下地摘果子、检查工人打包,晚上还要装车发货,常常一忙就是凌晨三四点。

2015年,罗浩从一家国企电力公司辞职,回家帮父母打理近百亩的石榴园。那时候石榴主要卖给经销商,“要被动的等别人老板来收货,压价是常态”。

直到2019年,罗浩开始尝试在拼多多上卖石榴,不仅解决了自家6000株石榴销售,还收购了附近老乡的果园。

新农人有多“野”:海归硕士放弃绿卡回乡卖枣,国企员工辞职打理百亩石榴园

(95后新农人罗浩,辞去国企工作回到家乡会理做石榴电商生意。 何浩摄)

在收购环节,罗浩发现,渠道多样化之后,农民开始有了更大的话语权。比如之前的收购环节,受制于农产品的销售期限,谈判过程中一般收购商拥有绝对的话语权,农民很难提价;但电商的销路打通之后,定价的权力来到了农民手里。

在电商平台,罗浩可以根据成本加利润来定价。每个商家比的是成本控制能力,从纸箱,网套,物流,线上推广,冷库建仓等环节来竞争。

新农人有多“野”:海归硕士放弃绿卡回乡卖枣,国企员工辞职打理百亩石榴园

(电商仓库打包分拣现场,2020年会理石榴的40%通过线上销售。 何浩摄)

2020年,罗浩在拼多多的石榴销售额有100多万元,罗浩计划把利润持续投入到基建上,修水窖,扩大仓库,引进分拣线,提高他的竞争力。“今年建了一个500平方米左右的仓库,机器控制分拣,品控更细致了。”罗浩说道。

在罗浩看来,外地商人追着货全国跑,本地商人更有动力做基础产业建设,产品和渠道都在自己手里,才不会受制于人。

2020年,会理石榴种植面积超过40万亩,产量72万吨,产值52亿元,其中果农收入达35亿元。今年,会理石榴喜获丰收,40万亩的石榴园产量预计能达到78万吨。罗浩说,今年,他拼多多店铺的石榴销售额已经达到600多万元。

“去年电商销售占全市石榴销量的40%,随着明年宜攀高速和德会高速通车,物流成本和运输时间降低,这一比例还将增加。”会理市农业农村局现代石榴产业办公室主任廖光全表示。

海归硕士卖枣年销3000万

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阿拉尔市13团的小村庄里,90后姑娘赵闫身穿罩衣,举起手中木杆将挂在枝头的红枣“唰唰”打落,俨然一个地道的农民。

很难想象,4年前她还是一名身穿职业套装、手握澳洲绿卡的都市丽人。2013年,赵闫在完成中国地质大学本科学业后,进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硕士。

“我挺幸运的,报考澳洲国立大学顺利被录取,毕业后又顺利入职澳星国际传媒,从事记者工作,拿到绿卡。”赵闫称,萌生回国的想法,是在一次与澳大利亚、新西兰等地媒体的中国行采访中,她发现家乡新疆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“与其在外背井离乡,不如回家乡做个建设者。”2017年下半年,赵闫给5年的海外精英生活画上休止符。对此,一心盼望子女跃出农门的父母很不理解:“我培养你上大学是为啥,好好的澳大利亚绿卡,说扔就扔了?”父亲气得一个月没跟她说话。

身在北京和三亚的双胞胎弟弟却很理解姐姐,不约而同回到家乡陪姐姐创业。2017年,姐弟三人成立“阿拉尔三颗枣农民合作社”,从事阿拉尔灰枣的种植、加工和销售。

新农人有多“野”:海归硕士放弃绿卡回乡卖枣,国企员工辞职打理百亩石榴园

(赵闫的两个弟弟也从城市回到塔里木河边的阿拉尔,当起了农民。摄影:穆功)

赵闫说,新疆位置较偏,农产品流通链条长,以往红枣要经过层层经销商才能到消费者手中,中间成本叠加后,消费者买到的产品是贵的,种植户却没卖出好价钱。

电商帮赵闫打破了这一困局。去年4月,赵闫遇到电商事业的合伙人胡容。两位阿拉尔姑娘共同成立电商公司,在拼多多平台上分别开出干果店铺和鲜果店铺。

“有了拼多多店铺后,我们可以根据成本定价,不用再被动等待别人来收货,去掉中间层层的流通环节,消费者也可以买到更实惠的产品。”赵闫说。

赵闫与胡容分工明确:赵闫坐镇南疆产地,利用合作社积累的农产品采购、品控、加工优势,把好红枣的品质源头关;胡容则利用电商从业经验,负责线上运营和销售。

赵闫将阿拉尔建的一座工厂变为产地仓,占地2.6万平米,所有果品在原产地采摘、收购和加工;同时,在陕西咸阳建立前置仓,农产品先从新疆直发到咸阳,之后借助当地的仓储物流优势,再把农产品送往全国各地消费者。

新农人有多“野”:海归硕士放弃绿卡回乡卖枣,国企员工辞职打理百亩石榴园

(三姐弟合力把父亲之前的工厂重新修缮,改成灰枣加工厂。摄影:穆功)

疫情期间,传统线下销售渠道受阻,赵闫的拼多多店铺销量一飞冲天,红枣、核桃在短期内卖成爆款产品。鲜果店“疆南姑娘”开店第一个月销量就达到100多万;干果店“北漠果业”销量在3个月内突破100万。

新农人很大程度上也是电商拓荒者的角色,需要梳理整合农产区的产品集聚、分级、加工、包装等生产和流通环节,吸引更多农民加入电商大军。去年,赵闫的两个店铺销售额突破3000万元,成功带动周边七八十户枣农,辐射红枣种植面积3000亩。

“我觉得自己就像一颗胡杨,在沙漠里虽然干旱缺水,但依然能长得非常茁壮,秋天的时候也可以很美。”赵闫说道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艾坡资讯网立场,网址:https://news.gjsoco.top/84747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返回顶部